您当前位置:南岔廉政网 >

最牵挂百姓书记--姜瑞峰

 

“我知道得太晚了,没能赶到殡仪馆去送别姜书记,我们夫妻会遗憾一辈子啊!”
梁孝海是平山县观音堂乡的一位普通农民。1989年与平山温塘镇的高华婷完婚,并在当年将户口迁到温塘镇。然而,10年过去了,由于各种原因梁孝海一直没有分到自己的责任田,还成了村里有名的“大龄黑户口”,梁孝海最后来到石家庄市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。
“一到石家庄纪委,姜书记就接见了我。在他的安排下,下访工作队连夜来到平山县调查,第二天就开始给我协调分地。我们夫妻感激他一辈子啊!”梁孝海说,“2001年的大年初三,生怕我还没有分到地的姜书记来我家探望。大雪天,姜书记硬是顶着严寒来了,他让我们一家人暖和了一个冬天,这么好的干部怎么会……”
姜瑞峰最牵挂的人就是老百姓。
1997年12月,省委决定姜瑞峰到石家庄担任市纪委书记。上班第一天,他就被众多上访群众围堵在机关门口。面对跪地不起的上访群众,他心里沉甸甸的,国家干部日食人民小米,月拿国家俸禄,却因某些干部不负责任,办事不公,使得群众四处上访,于情于理跪地不起的都不应该是上访群众,而应该是那些没做好工作的干部!
市纪委常委、秘书长梁铁斌回忆说,当天送走了上访的老百姓,姜瑞峰组织召开的上任以后的第一次工作会议——信访工作会。
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姜瑞峰和常委一班人一一接待上访群众,每天少则几十人,多则几百人,通常要接待到晚上八九点钟;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,很多次他都累得低血糖,同志们劝他休息,但他每每看到还有等着接待的群众,总是不忍离开。为了让上访群众都能得到接待,他对同志们讲,要想弄明白为谁服务、对谁负责的问题,就必须想到每天吃的是老百姓种的粮食,花的是老百姓的赋税。    
只有想到这些,才能萌发对群众的感情,才能实心实意为群众办事。

据此,他要求接待群众必须做到“来者不拒、言者必听、有事必办、满意为止”。针对当时个别人的不同意见,他批评说:“我们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,共产党员工作在哪里,纪委就应该监督到哪里;哪里出现严重问题,纪委就应该进行查处。正因为有些干部对群众不负责任,群众才来纪委上访,如果纪委再不管,就是失职。”
由于批转到基层的上访案件得不到及时解决,致使不少群众重复上访。1998年6月的一天,大门外又涌现许多上访群众。姜瑞峰触景生情地对大家说:我们为什么不能改变“上”字为“下”字,变群众上访为纪委下访,变层层转办为直接查办呢?这既能减少中间环节,又能减少群众奔波之苦。于是,他建议在市纪委创建一支常设性的下访工作队,得到了班子的一致支持。为了有重点地开展工作,他为下访工作队起草了三项职责:(1)调查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问题;(2)查处乡村干部作风粗暴,办事不公问题;(3)查处执法部门徇私枉法问题。
1998年6月初,市纪委正式挂牌成立了由14人组成的下访工作队,兵分几路,每天轮流深入到县乡村,寻访群众,倾听他们的呼声和冤情,调查了解财务不清、办事不公、欺压群众等各种违法违纪的问题和案件。
姜瑞峰经常说:“百姓就是亲爹娘。”“我月拿国家俸禄,日食人民小米,就要为老百姓除害。”“当我们端碗吃饭时,要想到是老百姓种的粮食;当我们拿着工资数钱时,要想到是老百姓缴的税。作为人民的儿子,怎样对待衣食父母?这是每个干部需要思考的问题。”
2000年3月,平山县大吾乡几位老师上访,反映全乡286名老师春节前后3个月没有发工资。春节过后老师们一如既往地教书,到了3月份,乡里不但不发工资,还买了一辆进口“蓝鸟”小汽车。听老师们诉说后,姜瑞峰非常气愤,当即派人迅速查处。出发前他说:平山是革命老区,容不得任何伤害群众感情的事情发生。如果老师们反映情况属实,尽快把小轿车追回卖掉,给老师们发工资。经查,老师们反映的情况完全属实。经和工商局联系,让拍卖行将小汽车买下。
为了使教师们能够尽快拿到工资,姜瑞峰当晚又派人到该乡拿来286名老师工资花名册,连夜将工资分装286个工资袋。次日一大早,他带工作人员奔赴100多里赶到大吾乡,为286名老师送工资。当姜瑞峰率领的下访工作队把工资袋一个个交到老师手里的时候,老师们感动得失声痛哭。
如今,市纪委下访工作队仍然每日巡回在城市乡间。下访工作队副队长李惠来说起了一件小事。
 一年的深秋时节,天下着雨。正在赵县巡访的工作队员接到指示,迅速赶到藁城核查一个案件线索。为了赶时间,队员们坐车抄小路行进。可是路过一个村子时,一辆拉苹果的大货车陷在烂泥里,堵住了道路。周围的村民看到了后面的车辆上有“市纪委农村下放工作队”的标志,围上来说,你们放心过吧。车要是陷进去,抬也要把你们抬出去。
李惠来说:“这时我们真切感受到了老百姓对下访工作队的信任。”
 
稿件来源: 石家庄日报